深度报告 入木三分方为深——做深度解析,不浅陋堆砌

首页 > 深度报告 > 赫桥精选

原油内外价差收敛,内强外弱还要延续多久?

时间:2018-08-09|作者:本文由赫桥智库综合整理|来源:赫桥智库|阅读量:

声明:本文为赫桥智库摘选文章,已注明作者及来源,若不便在此发表,请联系客服:400-871-6766,或发送邮件至rbthinktank@126.com,赫桥智库将即刻移除。


北京时间8月9日下午X点,原油期货价格继前一交易日大跌后小幅下行;美国WTI原油期货价格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在昨日盘中分别最低触及66.33美元/桶和71.78美元/桶,今日小幅上涨XX。


一、INE原油短期大涨背后的支撑


本周,INE原油期货经历了首个涨停,上期能源适时发布公告,提醒风险防范。当晚,INE原油夜盘大幅高开后迅速回落,8月8日全天收跌1.43%,日内波幅大幅增加超过6%。在INE原油期货大涨期间,外盘反应相对冷淡。8月7日WTI原油09合约、Brent原油10合约仅分别上涨了0.28%和1.07%,同时近阶段走势也要明显弱于内盘。INE原油调整后价差有所收拢,但内盘仍处于升水状态。

有分析人士认为本轮原油期货上涨,是受到中东供需预期的改变,以及汇率、交割、品种差异多方因素共同推动。尤其是美国对于伊朗实施制裁,成为了8月7日INE原油期货涨停的直接导火索。

“7日开始的制裁主要以金融、金属矿产等非能源领域为主,但是特朗普宣布11月5日将再次对伊朗能源方面恢复制裁,这推升了市场对于原油供应短缺的担忧。”国泰君安期货原油研究总监王笑7日指出。另一方面,沙特控制原油出口,以及大幅增产的预期的落空,再次为市场做多油价带来了支撑理由。

据了解,INE原油期货可交割油种以阿曼、卡塔尔和伊拉克等中东原油为主,价格运行上也与阿曼原油期货相关度最高,中东地区供需预期的改变,直接作用于国内原油市场。而且,虽然INE原油设定6种可交割油种,但我国交割油种进口主要为巴士拉轻油、阿曼原油,二者进口占2018年交割油种进口的90.0%。而这两个油种半数流入了中石化仓库,所以在货主交割积极性不够的情况下,容易造成价格上涨。

相比之下,WTI原油反映北美地区价格,Brent则代表欧洲地区原油价格,但是当地均为重要原油产地,所以价格波动相对较小。

此外,自中美贸易摩擦开始以来,人民币面临较大贬值压力,这对国内大宗商品市场形成支撑。“离岸人民币汇率自三月底的不到6.3最高涨至6.9,同时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发展,人民币贬值压力将会持续,这也推动了上海原油期货价格的上涨。”广发期货首席原油分析师姚曦7日指出。


二、内外盘价差从任性走向收敛


内盘迅速上涨期间,INE原油期货与WTI、Brent原油期货价差快速拉大。“从6月底开始,INE原油与阿曼原油价差逐步上行,并于8月7日达到顶点。”中信期货原油研究员桂晨曦8月8日介绍称,INE原油调整后价差有所收拢,但内盘仍处于升水状态。

据桂晨曦介绍,INE原油期货上市前三个月,内盘在寻找合理定价,由于产业资本观望态度较浓、期现套利相对低迷,内盘较外盘持续贴水。但6月底以来,随着人民币贬值,以及Brent与Dubai(迪拜原油)价差的收窄,内盘、外盘比价逐渐回归。加上前期贴水,一定幅度抑制了交割意愿,使得“显性仓单”不足。

上期能源仓单日报显示,8月8日,在大连中石油保税库原油储量为10万桶,7月30日时这一数字则为50万桶。由于SC1809马上临近交割月,市场资金看到可交割仓单数量不多,于是发动起了本轮多头行情,并推动INE原油主力合约7日涨停。正是这一天,内外盘价差水平达到近阶段峰值。广发期货7日测算结果显示,INE原油期货价格为537.2元/桶,约合77.69美元/桶,同期阿曼原油期货价格则为73.51美元/桶,两者价差高达4.18美元/桶。

“除了市场普遍提及的人民币汇率以及交割货物量的问题, 内外盘油价的差异也与不同油种基本面的差异有关。”兴业研究大宗商品研究负责人付晓芸表示,WTI以及Brent标的的轻油近期呈现出较为明显的过剩,而SC以及Dubai标的的中质含硫原油基本面明显好于轻油,所以近期Brent与Dubai和SC的价差都出现了明显的收敛。

美国重启制裁引发未来伊朗出口量下滑,这会加剧含硫原油的供需紧张。而美国页岩油的增产以及沙特后续新上项目带来的新增出口量都主要为轻质原油。这使得中期来看,即使不考虑汇率变动问题,中质含硫原油基本面强于轻质原油的情况仍将延续。当然SC表现如此强势,短期肯定是与交割货物的多少有更大关系。

“根据我们之前的测算,二者之间的合理价差应在3.15美元/桶,即使人民币贬值了10%,INE与阿曼原油合理价差也不应该超过3.5美元/桶。”姚曦指出,价差超过4美元/桶的情况下,势必会引发内外盘套利活动的增加,从而对上海原油期货价格造成打压。

上期能源于7日晚间发布风险提示通知。8月8日,SC1809合约减仓8140手,剔除移仓换月至其他合约的部分持仓后,INE原油当日持仓净减少4552手,这使得SC1809合约7日夜盘短暂冲高549元/桶后迅速回落,内外盘价差随之回归。

前述做多理由未来也可能出现大幅变化。

“我国交割油库的原油储备充足,可以随时转换成仓单。”姚曦表示,2018年前七个月我国交割库附近港口共收到交割油种1.65亿桶,虽然比往年约减少了1000万桶,但并未出现明显减少,因此可以推断的是交割库原油储备较为丰富,“罐区原油转换成仓单较为简单,只需登记注册即可。”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INE原油首次交割的临近,注册仓单数量也将相应增多,届时做多原油的动力也将随之弱化。桂晨曦指出,利润空间的扩大会刺激“隐形仓单”的释放意愿,后期若仓单投放,内外盘价差或随之回归合理水平。


三、美伊博弈升温,中长期油价上涨空间犹存


从国际市场来看,伊朗问题反复发酵为国际油价提供强烈支撑,以沙特为首的OPEC国家增产不及预期也给油价带来上行空间。美国政府8月7日重启对伊朗包括金融、金属、矿产、汽车等一系列产业在内的非能源领域制裁,并声明称,将于11月5日重启对伊朗剩余部分制裁,主要涉及能源类交易。对此,伊朗强硬反击。长安期货高级分析师刘聃美伊局势可能进一步恶化,或导致中东地区原油出口受阻,加剧原油市场供应的不确定性。

同期,虽然以沙特为首的海湾国家原油产量大幅增加,抵消掉了伊朗、委内瑞拉和利比亚产量下滑的影响,导致OPEC7月原油产量上升,供应紧张的格局初步缓解。 但刘聃认为,伊朗、委内瑞拉原油产量持续下滑的格局未变,但沙特阿拉伯及OPEC主要产油国产量均接近减产协议前的水平,且其闲置产能有限,中长期来看供应偏紧的格局仍将持续。

美国方面,虽然产量的下滑及炼厂开工率上升均利于去库存,但由于原油出口降幅创纪录,导致库存不降反升。截至7月27日当周,美国原油出口量1.31百万桶/天,较之前一周下滑1.373百万桶/天,为最大单周历史降幅,导致美国商业原油库存(不含战略储备)增加3.803百万桶至4.08740亿桶,但仍低于5年均值水平。“综合来看,原油出口大幅下滑不可持续,而产量增速变缓且有下滑的可能,此外8月炼厂开工率仍将维持高位运行,美原油库存将下滑。”刘聃表示。

就近期而言,付晓芸认为全球原油的供需状况并没有Brent表现的那么弱势,这更多的与结构性因素有关。她介绍,北海市场呈现出的过剩有一个很重要的结构性原因也是不同油种基本面的差异。她表示,近期Brent的定价主要跟随Ekofisk(API38,硫含量0.25%),而这个油种与美国出口至欧洲的Midland(API40.8,硫含量0.34%)和EagleFord(API41,硫含量0.4%)品质相近。所以即使硫含量更高的Forties的过剩出清(硫含量0.79%),以及近期中质含硫原油已经展现出的强势,Brent的弱势也需要等到Ekofisk的出清才能结束。

在付晓芸看来,虽然目前全球油市的供需状况与2014年时有诸多相似,但与2014年时不同的是,目前所处的原油产能周期的差异。她解释,每次原油在刚步入开采周期之时,都是跌幅最大最迅猛的。1980年代以及2014年之后是近几十年来2次原油开采周期刚开启的时代。而反观身处开采周期中时,油价的跌幅相对都较缓。当然因为目前程序化的盛行,油价的波动以及未来的跌幅会被加大,但背后的本质逻辑还是有区别的。


四、市场持仓情况及策略建议


从外盘来看,受供应偏紧的影响,以及即将到来的美国对伊朗的第一轮制裁引发市场对地缘局势的担忧,投机性净多持仓止跌为升。截至7月31日当周,NYMEX的WTI原油期货持仓量非商业净多持仓613400手,较之前一周增加2929手,在连续三周净多持仓下滑后,首次出现增长,其中多头增仓10543手,空头增仓7614手。ICE的Brent原油期货投机性净多持仓357985手,较前一周增加3557手,其中多头仓位减少8653手,空头仓位减少12210手。

对于国内,近期SC的强势运行,给予了实体参与者较好的买实货空期货的无风险套利机会。付晓芸表示,虽然从逻辑上而言,轻油和中质含硫油基本面的强弱关系暂时不会改变,但近期SC相对Brent的急剧走强,使得此逻辑可能已经被过分price in,关注近期内盘油价相对走强驱动转向后价差走势的反转。

本文由赫桥智库综合整理自:CTA基金网;21世纪经济报道;期货日报;扑克财经


赫桥智库,让财富更有深度!


分享至:
0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