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告 入木三分方为深——做深度解析,不浅陋堆砌

首页 > 深度报告 > 赫桥精选

刘煜辉:中美贸易摩擦是短线和长线的谋求,过去四十年全球化面临清算...

时间:2018-04-16|作者:刘煜辉|来源:人民币交易与研究、雪涛宏观笔记|阅读量:

声明:本文为赫桥智库摘选文章,已注明作者及来源,若不便在此发表,请联系客服:400-871-6766,或发送邮件至rbthinktank@126.com,赫桥智库将即刻移除。


一、短线和长线的谋求


1、川普集团精心策划了好几个月时间,从去年8月开始。整个计划两个人是核心人物,一个是现在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Lighthizer),一个是国贸会主任纳瓦罗(Peter Navarro),纳瓦罗2015年写过一本书Crouching Tiger,可以看看。班农是床铺集团的“戈培尔”。这批人是怎么聚拢到床铺身边的。多想想,我们才能体会到美国和西方为什么会“从包容、多元化与全球化向反建制、反文化多元化、反全球化的方向演变”。

肇始于后冷战和冷战结束后的全球化带来的重组和内部张力,到底给美国和西方带来了怎样的经济结构、社会结构、乃至政治结构的冲击。

2、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一次对过去40年全球化路径的清算。我同意孙立平老师的看法。变化发生在两个层面,一个是在世界格局的层面,一个是在西方社会自身。这些变化都是实实在在发生的。在对全球化的清算中,我们可能需要理解社会和政治思潮的演变:原有的政治议题、政治模式和政治结构都在发生深刻的变化,看待世界的框架和坐标必须随之而变化。不然,我们越来越无法理解这个世界了。如果我们的认知偏离真实世界越远,失误的成本会愈发的高昂。

3、要有持久战的思维。博弈的具体细节都会在金融市场夸张的演绎,波动率释放是常态的。至少有一点很清楚,现在只是吵架的嚷嚷阶段,隔空喊话试探,还没有进入正常明确层级的谈判阶段。

4、短线上讲,精心准备的床铺集团可能是要获得明确的利益“支票”的。我们不妨沙盘推演一下方向。在现有的货物贸易层面,开出这张支票其实并不容易。具体讲,美国现在的产业结构它拿什么货物贸易与中国人交换。全球化模型下,强大的跨国公司最后将美国的产业简化到极致的两端,一端是知识、技术密集型高端产业,另外一端就是农业。中间基本全空出来了,就是全球化产业链:代工厂。

美国的高端源代码是绝对对我们封锁的,也是对整个外部世界封锁的,那是美国式资本主义精要所在,是一套靠对人普世价值、原创精神的尊重和体制性保护的创新机制。农业能增加多大的量?汽车关税?美国人也知道中美之间汽车贸易顺差也就80亿美元。中国自己一年汽车产量2200万辆。原油?中国跟俄罗斯、伊朗、中东签的都是长期稳定的大规模供油合同,增量上能拿出多大的一个量从美国买油。

想想,这张支票可能还只能从服务贸易方向开。就是我一直判断的数字和服务贸易市场的逐步开放。这只是个逻辑的沙盘推演,理由我不多讲的。

5、长线谋求的恐怕是美国道路参数的修正。理由我前面讲得很充分了。床铺70岁了。你看看美国的宏观账户这50年沧桑之变的衰败图,正好对应着他50年的商海的职业生涯。他应该比任何人都有感觉,美国是怎样从一个强大的生产者蜕变成一个有点极端的一个消费者的。

制造业边缘化和空心化对这个国家教育体系、劳动者技能素质、以及社会阶层的分裂的危害。可能进入临界状态了。举个栗子。也许只是一个剪影。2016年,福耀玻璃从国内调集中国工人和已经上岗了半年多的美国工人进行了一场生产效率比赛,给汽车玻璃压膜。福耀公司制定的生产定额是800片,最终中国工人做到了1011片,超出要求20%,而美国工人平时的工作效率只有500多片,因为比赛激发了竞争意识,才提升到了792片。也就是说实际的劳动生产率美国工人只有中国工人的一半不到。

所以,你看看床铺集团开的方子,章法是很清楚的。

对外提关税,对内降企业所得税,跨国公司你们看着办,你自己去权衡,全球资本配置和布局要不要调整,全球化代工产业链会不会冲击。

6、最近一段时间,有些个小筒子嚷嚷的一些东西,多理解为情绪自然宣泄,虚妄的东西就不用太计较。你打大豆,打农业,产出的是我们的通胀,还是美国的通胀,想不明白。你打飞机,中国天空现役好几千架波音,每年折旧有多少,人家如果对关键零配件进行报复,你咋办,常识。抛美债,美央妈QE到期的本息买买债,缩表步子慢点,不就消化了,现在美国的利息比日本、欧洲不知道要高多少,常识。贬值,想人神共粪吗,产出的都是你的通胀。常识。

7、讲几个和股市相关的感性判断,供批判。

第一呢,摩擦的成本恐怕不会转化为美国的通胀,至少主要部分,是由全球代工厂产业链去消化,受不了,你跨国资本就想办法改变自己的资本布局,你自己看着办,反正我对外提关税,对内降企业所得税,我已经做好了,剩下的你自己去权衡。台积电会不会跌、三星会不会跌、我们的代工厂怕是也在压力区。我只是沙盘推演,供思考。

第二,我们要采取措施反制,要巩固过去二十年全球化的产业链的成果。怎么办。降成本,怎么降?改革是唯一的选择,改革首要的怕是要强力抑制经济租金,包括政府的租金、垄断的租金、土地的租金,把利润留给真正创造价值而非分配价值的主体。大家都明白,我就不具体讲了。所以,金融地产的镀金时代怕是过去了…,去年代表周期的β的趋势方向,可能不仅仅是筹码微观结构的压力吧,基本面也是有的吧。包括大消费白马蓝筹,好听一点叫消费升级,不好听一点,本质上还是房地产繁荣周期的延伸吧。所谓排浪式消费的线索。

第三,互联网的壁垒如果要逐步降低的话,以商业模式创新为主的中概股、独角兽、TMT的预期?互联网人口或不能独享了。

第四,“进口替代”是明确努力的方向。坚持技术突破、进口替代、向价值链的中高端爬升,有哪些?借用床铺集团报告里的原话“如果中国利用国家机器在价值链的地位不断爬升,基于中国旨在主宰未来的技术,包括机器人、健康科学、人工智能, 这些做法都是威胁美国珍贵的创新领域 ”。对手害怕的就是我们要不懈努力的。台日韩一年对我们2200亿美元逆差,如果能干掉它一半,跟美国人周旋也许会轻松很多。当然这需要一定的时间。


二、过去四十年全球化面临清算


1、不要把中美贸易战当成偶发事件处理。不能简单认为是特朗普为了中期选举的一个手段,也不要完全归因于修昔底德陷阱之类的遏制中国战略,这些认知都存在一定局限性。

2、过去40年全球化面临清算。参与的各方可能都进入了某种临界状态。中国、美国、跨国公司、Wallstreet、Mainstreet等等。

3、美国民意的变化。要问,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特朗普团队只是号准了民意的脉,选择了贸易战。关键是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民意变化。自上而下的“同仇敌忾”情绪与华尔街的失势,相得益彰。

老百姓认为全球化的代工厂偷走美国人的工作机会,偷走了美国人的工程师红利,使得他们的要素收入(劳动报酬)增长越来越慢。精英们认为17年前是他们将中国抬入了WTO,但中国人只摘走了自由贸易的花朵,把精英带去的基本价值的种子拒之门外。所以失望至极。

4、全球化最简化的经济学模型就是资本套利,因为资本是可以跨境自由流动的,而劳动力是有国界的。资本无界人有界。所以人工要素的价差就转化为了资本的利润。

5、这个模型下,跨国资本(华尔街)和抓住了历史机遇实现工业化和城市化的中国是利益共同体。以至于今天特朗普团队最后一个具有华尔街色彩的科恩被解雇后,我们的工作可能会遇到困难。

6、美帝的没落只是全球化的剪影。强大的跨国公司和衰败的宏观账户是一对矛盾体。

7、在今天全球20多个产业中,中国只在能源、钢铁、房地产、家电等产业上呈现压倒性优势,通信设备、电信行业,华为和思科大体上打成平手,其余都差距较大,包括我们为之骄傲的BAT与美帝的GAFA在各自对标的领域仍存在量级上的差距。跨国公司引领的软件、半导体、医疗机器、生物制药、农机、快消品,中国企业还只能望其项背。

8、全球化、跨国公司就是全球代工产业链。台积电干的活是高通、博通的订单,完成的是跨国公司的营收,实现的却是台湾地区的GDP。跟富士康一样,接的是苹果的订单,实现的是中国的GDP。全球化模型下,强大的跨国公司最后将美国的产业简化到极致的两端,一端是知识、技术密集型高端产业,另外一端就是农业。中间很多都空出来了,就是全球化产业链:代工厂。美国的跨国公司每年为海外经济体实现近2万亿美元的GDP。


9、衰败的宏观账户留给了美国。生产型社会滑向消费型社会。某种程度上讲,宏观帐户恶化是为资本套利买单。如果一国购买的商品越来越多超过它所卖的,意味着它就必须要卖掉更多的资产来支付。资产的创造往往意味着整个国家进入负债经营模式。


10、更进一步的演化是社会结构的变化。制造业的边缘化,使得国内要素收入增长缓慢,劳动生产率下滑,贫富悬殊,人与资本矛盾冲突。


华尔街Wallstreet投资繁荣Mainstreet大众就业和工资萧条的反差,下图为美银美林统计的1948年至今美国股票债券市场总体回报指数上涨(红线)和工资占GDP百分比比率下降的情况(蓝线)


贫富差距扩大使不可持续的信用债务扩张成为维持经济增长的关键,而信用债务扩张又进一步拉大贫富悬殊(“把贷款卖给穷人”)。有可能“长期停滞的陷阱”(萨默斯为这一模式推演的悲观场景)。

11、我们可能要带着历史观来思考当下的贸易战。不要简单事件化。如果特朗普赢得中期选举,就很可能做八年总统。会输吗?

12、贸易战打响,我觉得现在很多人理解的几个结论是有问题的。

13、第一个会传递到美国的通货膨胀会上升?这个可能是有问题的。我们希望战端一旦扩大至电子类产品(电子对美出口1500-2000亿美元,约占我们对美贸易的40%),会导致诸如苹果手机、平面电脑涨价,通胀上升,而至金融资产波动,消费需求受损,从而经济下行,贸易战进行不下去,甚至中选败落。这个场景发生的概率并不高。 

全球贸易战关税提高不会转化为美国通胀的上升,而成本主要由全球产业链各代工厂内部消化为主。所以EM股票市场全球化产业链代工厂的股票要跌,无论是台湾地区的、韩国的、还是中国的。

其实想想也是,美国这种两头产业结构,我也不具体做芯片,我也不做液晶屏,我也不生产PC,都是代工厂干的,你这产业链中间地段打将起来,与美国无关。如果苹果不涨价的话。我苹果手机订单下来,你代工厂还能要求我提价,不提价你就不做。怎么可能呢,你这产业链产业工人都落在你这,你就不接,怎么可能呢,代工厂干的就是要素收入。

14、未来不论怎么打将起来,中国要保持住战略均势,会从以下四个方向去做事情采取措施:

第一个是履行世贸承诺,降关税,可能全球会越来越要求中国应该按发达国家的关税水平来要求自己,你已经不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了,这至少是一个中期趋势。

第二个你要巩固住在全球化分工已经取得成果,让产业链移不走,我们就得降低成本。今天我们只能减少使用重商主义的财政补贴,汇率方面也不敢“打”。唯一能做的就是,抑制超级地租,限制资金和资源流向政府债务平台,限制国有企业的杠杆,限制流向房地产,让中国的产业链更低成本获得资源和信用要素,减少挤出。

所以你看贸易战端一起,中国国内反而加紧压缩政府债务投资,加紧控制房地产,而不是担心经济下行压力,搞刺激,说明逻辑极其清晰。

第三个是加快核心技术突破,进口替代,向价值链高端爬升。这里我们要清楚,中国要进口替代的不是美国,美国高端源代码是绝对对中国封锁的,也是对整个外部世界封锁的,那是美国式资本主义精要所在,是一套靠对人基本价值、原创精神的尊重和体制性保护的创新机制。我们要突破的实际上是高端代工厂,我们要干掉的是台日韩的逆差。这种资本密集的升级方向,国家体制是一个优势,京东方是一个例子,芯片也有可能,从“缺芯少屏”变成“芯屏器合”是有可能的。

2017年中国对台、日、韩的逆差达2200亿美元之巨,如果缩小一半,跟美国人谈缩小1000亿顺差就会轻松很多。

第四个可能是要有条件地开放数字和服务贸易市场即互联网。在2015年之前,这个行业的从业者从没有想到今天这个结果,2015年之前GAFA在这个产业中基本上是神一样的角色,没有人能够望其项背,GAFA当时大概占据了全球70%的服务和产品。BAT那时候还相当于“草原上的郭靖”,然而短短3年时间,“郭靖可以上华山论剑”了,今天远在大洋的彼岸成长起一个可以和GAFA对峙的商业生态系统,BATX、BATJ以及我们看到的科创独角兽,同时还有大批的初创型公司正在中国孕育。

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看到了一个硬币的两面,背后其实隐藏的是中国政府在过去5年投入打造的巨大的经济网络,把14亿人整个连接在一起,万物互联形成数字的海洋,海量的市场蕴含着数字经济巨大的潜力。

要减少1000亿美元贸易逆差,在现有全球产业链分工的代工厂结构下,在经济行为上短期内是不能够实现的。首先美国人拿什么出来跟你交换,高端源代码是不可能的,难道靠大豆、牛肉缩小逆差?

实际上美国想要的是中国巨大的互联网经济,14亿人有效地连接在一起,人和人连接、人和物连接、物和物连接。5G的升级,在国家力量支持下,中国人在这个方向上领先欧美半个身位,所以美国进入不了这个市场会很吃亏。中国对美国的GAFA树立壁垒,美国必然也对中国的华为、中兴以及其他产业树立高墙,短兵相接,他现实中想得到的就是这个市场。

特朗普“敲诈”,现实的好处也有中期选举时很多民主党的票也可能会倒过来支持,硅谷科创界传统意义上是民主党的票源,共和党对应的是制造业、能源和农业。

开放互联网,对GAFA、FANG,对BAT中概股和独角兽,恐怕也是喜忧参半。


赫桥智库,让财富更有深度!


分享至:
0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