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告 入木三分方为深——做深度解析,不浅陋堆砌

首页 > 深度报告 > 深度调研

转产、复产构成黑色市场隐患,煤焦考验高成本矿支撑力度

时间:2017-06-13|作者:孙枫、顾萌|来源:东证衍生品研究院|阅读量:

声明:本文为赫桥智库摘选文章,已注明作者及来源,若不便在此发表,请联系客服:400-871-6766,或发送邮件至rbthinktank@126.com,赫桥智库将即刻移除。


川渝地区煤焦钢企业调研背景及要点


6月5-9日,我们对重庆、四川地区大中型煤焦钢企业进行了调研。

从市场结构和价格代表性来看,川渝市场并不是煤焦钢主流价格的风向标。由于资源禀赋以及运输瓶颈等问题,川渝地区煤焦钢价格一直较华东、华北等主流市场存在较高的溢价水平。当地资源很难外运到其他区域,竞争优势也相当低。

而与此同时,川渝地区始终都是煤炭、钢材的净调入省份,再加上煤炭开采成本高、矿井规模小等一系列问题,重庆、四川也是淘汰落后产能的重点区域。这也加大了当地的煤钢供给缺口,使得川渝地区对外部资源和运输条件的依赖性更为明显。

从这一角度来看,这是一个既“封闭”又“开放”的市场。对于实体产业而言,是未来发展贸易、物流、大宗商品交易的重要区域,在期现结合方面也有很大的空间。


1)2016年川渝市场煤钢供给缺口大,钢企逐步转产建材,未来西北煤入川渝空间较大

钢材方面,川渝地区的主要矛盾集中在建材用钢,尤其是4月以来,川渝地区螺纹钢市场库存降幅明显。

根据受访企业反映,重庆建材用钢年需求量在800-1000万吨,而以重钢为代表的大型钢企由于前期定位问题,产品主要集中在板材,也导致本地建材钢一直存在较大缺口。

建材钢一方面依靠外省调入,另一方面市场有40%-50%的份额被中小地方性钢厂生产的贴牌钢占领。大型钢厂目前也在逐渐复产和转产螺纹,不过速度较慢。预计到2018年能够增加螺纹供给250万吨/年左右。

四川地区中频炉产能较高,受访对象估算的规模有一定差异,大致集中在1000-1500万吨的区间内。且中频炉整治力度比较严格,厂房、设备基本已经拆除。但据部分企业反映,有近1000万吨左右产能将置换为电弧炉,预计从7月开始逐步投产。

煤炭方面,川渝地区一直以来都是煤炭净调入省份。四川省年煤炭消费量在7500-8000万吨之间,2016年原煤产量在6000万吨左右。

西南地区煤层较薄,高灰、高硫,但强度比较好。由于矿井规模小、生产条件较差,西南地区是淘汰落后产能的重点区域。

2016年西南四大主要煤炭矿山原煤产量同比下降17.2%,炼焦精煤产量共995万吨,同比下降5.9%。尤其是四川、云南大矿炼焦精煤产量降幅超过20%。

另外,由于去年重庆金山沟煤矿事故,9万吨以下产能矿井均已停产,并提出将淘汰的落后产能指标置换给陕西。省内煤炭供给缺口扩大,也更加依赖于省外资源的调入。


根据我们调研的情况来看,目前川渝地区向北方采购煤炭的主要区域还是山西地区,西北煤采购相对较少。

据公开信息,川渝煤炭企业、港口物流企业正在致力于推进陕煤入渝、疆煤入渝。尤其是2017年10月兰渝铁路全线贯通后,西北煤炭进入川渝市场也将更为便利,运输成本也会随之下移。未来西南地区煤炭贸易、物流,乃至于大宗商品交易平台都将有较大空间。

另外,煤炭调入量的增加也意味着川渝地区煤价受运输状况的影响增加,若出现车皮紧张、天气问题,很有可能导致煤价大起大落的问题。


2)西南地区炼焦精煤完全成本区间在800-1000元/吨,成本支撑力度取决于煤炭供给政策及进口煤成本

根据我们调研和在西南煤焦市场研讨会上了解到的情况,西南地区煤炭开采成本在200-300元/吨,精煤洗出率约40%。也就是说,代表在国内高成本矿山的炼焦精煤现金成本大约在700元/吨附近。

从完全成本角度来看,中小矿井完全成本在300元/吨以上,国有大矿则接近400元/吨,西南地区炼焦精煤的完全成本区间在800-1000元/吨。因此,受访企业普遍反映焦煤价格跌破1000元/吨,企业经营就会比较困难。

从期货盘面来看,焦煤主力合约跌破950元/吨后,价格支撑也比较强劲。

虽然焦煤期价在950元/吨的高成本矿完全成本线附近有一定的支撑,但我们认为成本支撑的逻辑未必很强。一方面,即使煤价跌破高成本矿的完全成本线,矿井主动减停产的动力并不足。

从我们调研情况来看,西南地区煤企资金压力依然相当之大,在人员债务负担面前,企业必须要维持足够的现金收入水平。因此供给对完全成本的弹性并不大。企业是否减产基本上完全取决于政策。

而有276政策引发煤价过度上涨的经验教训,今年大范围推出276政策的可能性极低。供给被动收缩的幅度也不会很大。

另一方面,进口煤成本仍有下移空间。除了资源国矿山的主动降本增效外,主要资源国政治环境不稳,资源国汇率兑美元仍存在贬值压力,导致进口煤炭、矿石成本继续下移。国内高成本矿山已经未必能代表供需均衡的边际成本。因此,如果在国内煤炭供给政策未出现调整的情况下,焦煤价格仍将阴跌难止。


3)焦企开工率取决于能否产生正现金流,环保压力相当明显

目前焦化行业并没有类似于煤炭、钢铁行业的去产能指标和规划。参与西南地区煤焦市场研讨会的相关嘉宾认为,焦化的利润格局并非主要取决于上下游,而是取决于同行间的竞争力度。

一般而言,焦化厂决定其设备负荷程度的关键因素在于能否产生正的净现金流。焦化厂平均煤比一般在1.35左右,若炼焦煤进厂价格在1000元/吨的水平,只要焦炭出厂价格能够达到1420元/吨(1350元+80元左右的人工电耗成本)以上的水平时,焦化厂一般就会选择提高负荷。

根据我们走访情况来看,目前西南地区独立焦化厂的焦炭产品基本已经是无利润或微利的状态,但副产品尚有100元/吨以上的利润,焦化基本不会选择主动降负荷。另外,去年焦化厂纷纷提高焦炭品质,也加大了目前行业的竞争力度。

另外一方面,目前焦化厂面临的环保压力相当之大。目前我国焦化的排放标准已经高于欧盟标准,企业方面普遍认为环保压力很大。另外,大型焦化厂基本都装有在线监测装置,如果排放超标马上就会自动报警,而小型焦化厂只在地方层面监管。


4)川渝地区废钢资源丰富,短流程炼钢仍将是未来发展方向

由于川渝地区中频炉产能规模较大,关停后废钢资源丰富。四川地区中频炉供应的钢材规模大致在1000-1500万吨,但7月起可能将有1000万吨左右产能置换为电弧炉逐步投产,产能置换是否合规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从川渝地区实际情况来看,虽然政策规定钢铁不能新建产能限制了短流程钢厂的发展,但由于该地区煤炭、矿石资源外运成本较高,加上钢材积蓄量大,发展短流程炼钢应当是更为经济环保的方式。

我们也呼吁在政策上能够有一定的灵活性,这对于当期企业发展和稳定工业品价格也有积极作用。


5)企业有意愿进行期现结合,但远月合约升贴水幅度大、西南不具备交割条件等问题严重制约了期货工具对冲经营风险的有效性

从我们调研的煤焦钢企业来看,大部分企业都比较认同进行期现结合的意义。但是实际操作过程中难度很大,以致于部分企业早在3-4年前就开始筹划利用期货市场进行风险管理,而到目前也没有实际参与。西南实体企业利用期货工具的难度主要在于:

首先,黑色系品种主力合约跳月的问题导致实体企业很难运用期货工具进行定价和套保。尤其是近两年,由于政策题材导致的市场预期变化,常常会出现主力合约大幅升贴水现货的问题。

同时,主力合约往往又是相对远月的合约,再加上实体企业参与程度比较低,也会出现资金博弈激烈,行情大幅波动的问题。这也是部分企业依然认为期货市场具有赌博性质的原因之一。因此,要使实体企业更多的运用期货工具,主力合约不连续依然是很大的障碍。

其次,西南市场煤焦钢价格较高,这一地区又没有设立相关的交割仓库或厂库。对于企业来说,将煤钢外运至华东、华北地区进行交割基本不具备可操作性。而未来西南市场煤焦钢矿贸易发展空间很大,企业也有很强的期现结合需求。因此,也建议交易所考虑在西南市场设立相关品种交割仓库,并设置合理的升贴水标准。

第三,企业自身问题也限制了期现结合的能力。包括资金周转比较困难,国有企业机制不灵活等等。


川渝煤焦钢企业调研具体内容


1、某煤炭企业

企业概况:该煤企所属集团在产业结构上有煤电、燃气、建设、商贸、清洁能源、电解铝、金融七个产业板块。一季度职工总数4.5万人左右,其中煤炭企业职工3.4万人,较2014年初减少2.8万人。

煤炭去产能情况:集团自2014年开始去产能,由于开始时间早,前期去产能的矿井没有得到财政拨付的奖补资金。截至2016年末,已关闭煤矿15个,去产能约300万吨;2017年计划关闭煤矿6个,去产能约200万吨,目前6个矿井已经全部停产。

煤炭生产情况:2015-2016年原煤产量分别约为1300万吨和1200万吨(约数),供应电煤量分别约为480万吨和420万吨;统销精煤约200万吨和160万吨。

2017年计划生产原煤约1000万吨,供应电煤430万吨,统销精煤130万吨。企业精煤原煤产量约320万吨,主焦煤和1/3焦煤各占一半。现有煤矿28个,生产煤矿17个,产能约1300万吨;停产产能近300万吨,停建产能近300万吨。

西南地区煤矿生产条件不好,一方面煤矿赋存条件比较差,企业某主力矿井需4层提升才能出煤,井下温度达到35度左右,安全条件比较差;另外一方面,成本没有优势,企业炼焦煤平均吨煤完全成本在1000元左右,除了生产成本高外,人员及社会职能负担也很重。当地的煤矿都处于亏损状态。

精煤销售情况:目前企业冶炼精煤车板价在1000-1100元左右,由于精煤产量的下降,煤矿基本没有库存。主要发往当地及邻近省份的大型钢厂,由于当地某大型钢厂建材用钢产量尚未有明显增量,盈利情况较差,目前钢厂成本控制的力度都很大,煤企生存条件也更为困难。

目前钢厂焦煤库存基本在15-25天左右,钢企上半年基本不会有明显的补库存。

电煤需求情况:企业一年外销电煤450万吨左右,2017年签订长协量在430万吨左右。目前长协价在500元/吨左右,主力电厂依然基本亏损。该地区一年煤炭需求量在5000万吨左右,目前有3000万吨左右的缺口,主要通过山西、陕西等省份外运。

虽然煤炭资源禀赋不佳,但预计未来仍会维持1000-1500万吨左右本地供给。在运输条件不佳时,煤炭资源会出现阶段性紧张。

煤炭运输情况:当地煤炭供给缺口主要通过山西、陕西等省份的外运,陕煤铁运成本约在200元/吨左右。今年10月兰渝铁路开通后,省外煤炭运入将更为便捷。目前煤炭水运量不是很大,主要是运输周期比较长。

期现结合方面:企业探索期现结合已经有3-4年时间,但还没有形成明确的规划。期现结合的主要难题也在于西南和北方地区煤炭成本差距太大,西南地区炼焦煤吨煤成本往往在1000元左右,而内蒙古地区含运费成本仅在500元/吨左右,利用期货工具难度很大。


2、某钢材贸易企业

企业概况:该企业于2016年12月成立,主要负责当地某大型钢企的原料采购及产品销售,也是当地的物产平台和工业企业重组平台。

合作钢企的生产情况:该贸易公司合作的主要当地钢企共有三大一小四座高炉,目前两座2500立米的大高炉在产,预计8月另一座2500立米的大高炉复产。

产品线目前以板材为主,在逐渐向螺纹钢转产,但转产速度较慢。目前一个月仅有几万吨螺纹钢产量,计划在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达到20万吨/月的产量,当地螺纹钢吨钢利润在1200元/吨左右。

企业认为,该钢企的建材提产计划比较保守。当地市场年建材用钢需求量在800-1000万吨左右,来自正规品牌的钢材仅在500万吨左右,其他主要是小企业贴牌。该贸易企业在当地政府支持力度较大,外省大企业钢材进入西南市场,必须以该企业作为第一经销商。

原料库存、采购情况:钢企焦炭全部自用,共360万吨焦化产能,生产不太正常,产能利用率在60%左右。

目前焦炭产量在4500吨/天左右,为配合八月高炉复产,也将重启配套焦化产能。焦化以干熄焦为主,仅在临时检修时启用湿熄焦。炼焦煤采购以本地为主,本地资源不足时会采购北方焦煤(山西煤居多)。

如果出现阶段性短缺,需要采购港口煤。选择国内煤还是进口煤主要看价格,进口煤用量较少,基本均为澳洲煤。主要原因是物流成本高、运输周期也比较长(一个月左右)。

配煤比例大约为:主焦30%-40%、1/3焦煤30%左右,肥煤、气煤各占20%左右,配煤比例调整幅度不大。进口煤一般替代主焦和1/3焦煤。目前焦煤库存在20天左右,正常库存水平在15-20天,当前库存略偏高。

期现结合情况:该企业筹划进行期现业务,但在黑色品种上难度较大。最大的问题是主力合约不连续,主力合约集中在远月,加上经常出现大幅升贴水问题,使企业很难用期货工具进行套期保值。

另外,区域间现货价差较大,而西南地区没有设立期货交割库,价差和物流成本也是制约企业进行期现业务的重要因素。


3、某焦化企业

企业概况:该企业性质为民营企业,焦化设计产能为110万吨,目前在产产能在60万吨左右。由于煤炭资源比较匮乏,西南地区100万吨以上的独立焦化厂已经属于规模较大的焦化厂。

企业前两年由于经营困难,基本上是为当地钢厂做来料加工,收取加工费。近期逐渐在恢复自主生产中。企业有一组5.5米焦炉在建,但由于前两年资金困难,焦炉处于停建状态,计划今年重启建设。目前生产均为一级焦,设备为干熄设备,已经建成4年多。

原料采购情况:企业目前煤炭库存在半个月左右,配煤比例为:主焦煤35%,1/3焦煤55%,肥煤10%左右。全焦率约为92%,1.33吨炼焦煤出1吨焦炭。炼焦成本目前接近2000元/吨,主焦和1/3焦煤主要采购本地资源,另有少部分从山西和贵州采购。

北方地区煤层厚度大,灰分、硫分比较低;南方煤层薄,一般高灰高硫,但强度比较好。从运输成本来看,目前进入四川地区的煤炭贸易操作性不强,尤其是在煤焦低价位时期,运输成本占比提升,本地资源相对有较大优势。

焦炭产销情况:目前一级焦到厂价干基在2040元/吨左右,今年春节后累计降幅在200元/吨左右,煤价降幅约130元/吨。焦炭目前基本没有利润,副产品主要包括:焦油、粗苯、甲醇、煤气等,副产品利润超过100元/吨。来料加工加工费在50元/吨左右。四川独立焦化厂近两年停产较多,主要是由于钢厂都有自备焦化,对外采焦炭的成本控制压力比较大。


4、某钢铁企业

钢铁产能情况:企业有两座1750立米大高炉和三座420立米小高炉,目前两座大高炉和一座420立米高炉在产,6月计划复产另外两座420立米高炉。

钢材产销情况:2016年生铁产量320万吨,今年计划在400万吨以上。钢材以螺纹钢为主,目前订单没有问题,厂内库存不大。企业内没有电炉,废钢用量不大,高炉利用系数在2.0以上。钢材60%-70%通过代理商销售,均为现款现货。

销售目标市场基本都在四川,重庆只占20%-30%,成钢关停后,四川市场本身存在供给缺口。企业钢材在四川市场上有一定的竞争力,主要是产品质量较好,同样规格的产品价格比主流价高20-30元/吨。

2013-2014年,曾经有河北钢材进入重庆市场,但由于运输成本,很难进入四川市场。目前企业吨钢盈利在700-800元/吨。

煤焦采购情况:企业使用一级冶金焦,自备焦化设计产能140万吨。另外租赁了两个焦化厂进行代加工。目前焦比在400-500之间,喷煤比约为135,计划提高到140。

对炼焦煤质量要求比较高,主要配煤煤种为1/3焦煤50%以上(基本从川渝两地采购,去年重庆煤矿事故后外采一部分山西煤),主焦煤20%-25%(高硫煤从重庆采购,低硫煤比较分散,贵州、山西、河南都有采购),肥煤10%-15%(主要采自贵州、山西),另有少量瘦煤。

跨省外采运费较高,山西地区发运到厂运费在260-270元/吨左右。贵州发运的运费在130元/吨左右,贵州煤春节后价格相对没有优势,主要表现为价格下跌幅度较小。2016年末采购过部分澳洲气煤,但已不打算采购进口煤,也是物流成本方面的考虑。

环保及地条钢整治情况:据企业反映,环保督查对四川钢厂生产影响不大。预计四川地区地条钢产能在1500万吨左右,产量约1300万吨,成都和都江堰地区产量比较大。


5、某钢铁企业

产业布局:企业3-4年前对钢铁产业规划是不做大,开始逐步发展非钢产业。在文化旅游产业方面计划10年投入120亿,原本计划自行投入,目前已有合作方开始接洽,主要包括酒店、商业休闲街等项目,目前已有一家酒店开业,但还尚未进入收益期。另外,还有一些风投基金、医药、贵金属交易等新型产业布局。

资金状况:目前企业回款没有问题,对外支付方面今年情况有所好转,资金回流情况比较好。授信有增有减,总体规模变化不大,基本在20多个亿左右,能够用完。

企业融资基本依靠银行信贷,没有企业债及短融、中票等发行。资产负债率在70%左右,市场好转后,报表数据改善不大,不过能够感到资金有明显好转,比如公司文体板块开始有合作方打算介入。企业财务部门对业务管控参与较深,包括原材料、配件、辅料采购都要通过财务统一管控。

钢材生产情况企业目前有三台高炉,生铁设计产能在200万吨左右,实际铁水量在225万吨。近几年没有因为市场原因进行过减停产。综合煤比在580左右,焦比在440-450左右(干基)。

铁矿石采购情况:铁矿入炉品位较低,在49左右。入炉品位低主要是由于地理上的劣势,进口矿运输成本太高,根据当地矿品位和采购半径计算,低品矿性价比比较高。

矿石定价没有固定的模式,一方面价格总体跟指数变动,另一方面几家主流钢厂也会联合制定价格策略。但由于几家钢厂资金、生产、成本等方面有较大差异,无法做到联合采购。企业目前基本不用进口矿,主要原因也是一方面运费较高,另外路途中损耗较大。

企业如果采购进口矿一般采取物流全包、控制损耗比例的方法,超过2%的损耗按货款赔付。

焦炭生产情况:由于前期自产焦炭性价比较低,企业原有自备60万吨焦化已经停产。目前当地一代加工平台公司为企业代加工二级焦4万吨/月,供两个小高炉使用。另外租赁焦化厂生产准一级焦3-3.5万吨。

同时,也在考虑自备焦化是否重启的问题。但从目前实际效益来看,焦化重启的必要性不强,焦煤市场相对比焦炭更为坚挺一些。

炼焦煤采购情况:炼焦煤本地采购70%左右,外采30%左右。配煤结构为:主焦20%左右、1/3焦70%、肥煤10%-15%左右,瘦煤5%-10%,炼焦煤比约为1.34。喷吹煤大多在山西和云南方向采购。

企业曾经买过一部分兰炭粉末用于喷吹,但一方面热强度不够,燃耗增加,另外兰炭密度轻,粉尘污染也比较严重,因此不再使用兰炭。进口煤方面只使用过朝鲜煤用于喷吹,进口煤主要问题也在于运输周期长,手续比较繁琐。

运输情况:运输成本上涨较快,2016年铁路运费享受48%的优惠,今年的优惠幅度仅有10%。且铁路局要求铁路发货量达到一定的水平之上才能享受铁路优惠。目前企业采购原料80%通过铁运、产成品发运50%左右通过铁运。

另外,汽运一般是单边拉货,吨公里运费也比较高。治超新政执行后,对企业运输影响较大,企业也进行了一些新车购置,大约1-2个月运输才恢复正常。

中频炉关停情况:企业预估中频炉产量在1500万吨左右,但有1000万吨左右产能将置换为电弧炉投产。


6、某煤炭企业

企业产能情况:企业近十年产量在1200-1400万吨/年,实际产能在1600万吨左右。在煤炭黄金十年期间也有做大的规划,但扩张投资相对比较失败。

2016年去产能关闭9个矿井,其中7个为过去十年间新建矿井,部分进入联合试运行,部分还没有建成。主要是煤炭资源禀赋差,煤层薄、开采成本高。企业煤炭平均直接开采成本在200-300元/吨左右,成本最高的矿井达到500元/吨。

两个关停的在产矿产能约15-30万吨。2017年计划关闭4对矿井,330万吨左右产能,均为在产矿且尚未停产。预计在10月底前均要停产。

企业产品结构:企业商品煤产量在900-1000万吨之间。冶金煤洗选回收率在40%-45%,炼焦商品煤产量在350-400万吨左右,其中:主焦煤180-190万吨、1/3焦煤150-160万吨、瘦煤不到100万吨。

5月主焦煤出厂含税价在1300元/吨左右,企业与部分钢企签有年度战略合同,定量不定价,价格随行就市。运费物流成本相对较高,运距最远的武汉地区汽运费在170-180元/吨左右。电煤长协量280万吨,占动力煤总销量的40%左右。

当地煤炭市场情况:该区域属于煤炭资源净调入省份,供给缺口相对较大。但由于水利装机的持续增加,电煤需求逐步回落。

去年煤价最高水平在近十年仅次于2008年水平,但小煤矿复产的规模很小。主要原因一是停产煤矿没有保持连续生产,复产成本比较高,煤价波动较大,煤矿主也不敢轻易投入;二是目前复产验收条件较高,需要县委书记、县长签字才能复产。

预计主焦煤价格跌破1000元/吨,企业经营就会比较困难,到800-900元/吨基本亏损。动力煤跌破0.09元/大卡企业经营就会很困难。


赫桥智库,让财富更有深度!


分享至:
0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