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告 入木三分方为深——做深度解析,不浅陋堆砌

首页 > 深度报告 > 深度调研

华北地区黑色产业调研纪要

时间:2017-05-19|作者:美尔雅黑色小组|来源:美期大研究|阅读量:

声明:本文为赫桥智库摘选文章,已注明作者及来源,若不便在此发表,请联系客服:400-871-6766,或发送邮件至rbthinktank@126.com,赫桥智库将即刻移除。


唐山地区


钢厂A

年产能600万吨,共有六座高炉,两座630、一座1100、一座1500,三座转炉,另外有两条轧线,产品主要为热卷,目前满产运转。

目前企业转炉产量大于高炉,废钢用量还未大幅提升,计划未来1-2个月恢复一条方坯连铸产线的生产,届时废钢使用比例将由5%提升至15%。

另外原料库存基本属于正常水平,矿石可用天数20-20天,内矿可用天数7-10天,煤焦可用天数7-10天。

没有进一步降库存的空间,再降会影响正常生产。原料主要以现货采购为主,每周进行一次招标定价,采购品级的选择综合当前生产和利润情况确定。自有焦炭产量300万吨,不够企业用量,仍需外采。

销售方面,企业月产量45万吨,主要销往天津、河北沧州、山东等地,90%的热轧产品以协议模式供应,80%为终端直供冷轧企业。采取月度定价,根据市场情况确定下月的涨跌幅,月底结算。

目前冷轧库存下降较大,终端采购的量有保证,但是价格难有起色,主要因为冷轧企业众多,终端竞争激烈,且在弱势行情下企业难以很快重新累积库存。另外由于目前钢坯的销售利润明显好于热卷,公司目前的热卷毛利在300左右,钢坯能达到600-700,因此计划重启方坯产线,直接向散户销售方坯。

尽管目前钢坯利润较高,但预计唐山地区钢坯产量不会有较大增长,主要因为除了热卷,螺纹、带钢、型钢等都具有较好的利润,没有足够的转产动力,而热轧企业转产有难度,除非企业有富余的产线才适宜生产钢坯,否则新建产线并不实际。

同时板坯转产方坯也具有技术难度,因此要实现热卷的转产,不管是转产方坯还是螺纹,量都非常有限。从需求端来看,螺强卷弱的局面还将持续,目前螺纹供需两方面都有较好支撑,取缔地条钢给螺纹很大的空间,特别是小型号螺纹缺货现象严重。

而热卷产量集中在国有企业,产量弹性较小,而下游消费增速已基本达到峰值水平,较难继续保持高增长,从长期趋势来看,不利于热卷的回温。

政策方面,经过一轮去产能,唐山地区45万吨以下转炉、400万吨以下高炉都已出清,企业目前没有去产能压力。去产能的节奏由国家调整,在需求不好企业利润较差的情况下,去产能的压力增大,从而达到调节供需矛盾的效果,在目前钢厂利润较好的情况下,去产能的压力相对较小。

因此钢厂利润情况是体现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效果的重要指标。一带一路峰会的环保限产对焦化厂影响较大,钢厂此次受影响较小。


钢厂B

年产能700万吨,产品以卷板为主,主要包括热卷、冷轧、镀锌板等。

目前市场逻辑较为混乱,热卷价格接近钢坯,螺纹基差几乎达到极值,在高利润高产量的情况下,现货依然较为坚挺,从房地产和基建落地情况看,需求并不差,出口的抑制表现得并不突出。

螺纹和热卷相互牵制,但目前库存已降至低位,也一定程度上支撑了现货。钢材结构性矛盾短期难以解决,主要是技术性问题,也需要时间调整。螺纹目前贴水500多,抑制了钢厂在期货盘面的套保需求。

目前企业的铁水成本在1850,中游水平,热卷利润在100-200的低位,以维持销量和客户渠道为主,目前也销售部分钢坯,但量不大。目前订单情况一般,几乎都是协议定价模式销售,产品主要销往天津、山东和南方地区,其中山东销售占比60-70%。

原料端矿石以主流矿为主,采购品位相对比较稳定,随采随用,目前库存可用天数在十几天,相对较低。焦炭自有和外采的量基本对半,焦炭受环保限产影响较大,但企业有足够的应急措施,不影响基本生产。吨钢的环保成本在100以上,目前民企的环保标准相对较松,但后期会逐步加强。

现货贸易上,每月基本保证5、6万吨的型钢内贸量,受取缔地条钢的影响,目前小型号的型钢、螺纹都缺货严重,主要是大企业生产成本较高,生产意愿不足,造成了明显的供给缺口。

某物流公司仓库:该仓库主要存放热卷、带钢和方坯,2017年以来热卷库存由8万吨降至7.2万吨,降幅并不明显,而带钢库存从22万吨降至8万吨,降幅较大。

目前仓库存货以热卷为主,热卷基本堆放两层,有去年积压的存货,但3、4月新进的货也有一定比例,卷板表面摸上去仍有余温。说明目前热卷的库存压力仍在累积。热卷和窄带的货权主要属于象屿、厦门国贸、浙商等主要的托盘商。

另外这里还有一定的方坯库存,存放时间较久,或为质押货物。下午五点左右,仓库进出车辆不多,略显冷清,据观察近期出货情况有一定压力。


天津地区


钢厂C

企业原有产能1100万吨,去年去掉一座450高炉,今年6到7月份还有一座450高炉要去,是产带钢的,预计影响产量在200到250万吨每月,去后企业产能是1000万吨,其中主厂产能750万吨,主要生产型钢和带钢,其中三条H型钢线;分厂的螺纹产能200万吨,共2条轧线,目前均满产。

矿石采购比较灵活,现货美元都用,看市场情况,以现货采购为主,国贸从主厂分离出来,兼营钢材出口和矿石的贸易,集采模式在逐步推进,废钢和合金已实现集采,矿石的美元货也实现集采,人民币现货采购还没有,煤焦也还没有推行。生产用矿方面,两个分厂100%为长协现货,主厂基本是为80%,另有一定比例的本地国产矿用量,废钢添加比例最近有所增加,达到15%。

用料结构上以高品为主,块矿主要用纽曼块,粉矿主要是纽曼粉和pb粉,混合和超特有价格优势的情况下会替代使用,也有57品位的印粉,内矿不稳定,前期内矿准备复产的计划都被遏制了。

矿石库存14天,去年年底开始一直维持这种低库存水平,没有补库的想法,想做库存也是做在国贸公司,国贸公司在优先满足公司需求的前提下自主经营,进行市场化运作。

带钢、型钢现在利润差不多,都在300左右,螺纹的利润最高。虽然利润有差异,但由于三个厂相互独立,不具有转产的条件。

H型钢目前共三条产线,一条大的两条小的,产线还能够产槽钢等品种,但目前企业计划重点推进型钢生产,通过产能置换增加型钢产量,把大中小不同规格配齐,并积极开发高端、高附加值的产品。

H型钢的月销量1万多吨,目前情况相对差一些,以前会考虑积极开发市场,现在以稳为主,害怕生产出来的产品滞销导致库存积压,但仍看好型钢的市场前景。


钢厂之间的资金情况差异较大,有些企业扩产能上项目的时机不好,就会加重企业的债务负担,因此,企业之间的吨钢现金成本差异很大。本厂的资金流较为健康,三费也低,银行的授信额度用不完,基本为自有资金,负债水平很低。

螺纹出口今年明显减少,去年基本是以销定产,5月订单可以排到8、9月,今年价格倒挂严重,抑制了出口规模,基本以内销为主,实产实销,螺纹内销的利润达到600-700,出口订单也能接,但是企业不愿出口。现货不留库存,价格一天一定,较为灵活。

预计全年的销售情况并不差,到目前为止,企业的盈利与去年基本持平,产量略有增长,大部分钢厂目前都在保高稳生产,用料配置较高,希望能够维持目前的经营状况,如果后面成材价格被打压,原料也将相应降价,因此钢厂利润的压缩并不明显,仍有能力维持较好的水平。

矿石期现套做的人太多,竞争激烈,导致操作空间变小,同时由于矿石的现货风险增大,现货端容易出现走货的风险,港口货源积压,及时主流矿也会出现出货困难,影响套利效果。钢厂不愿意建大库存,维持正常生产,可以选择将库存建到国贸公司,在优先满足企业生产的前提下进行贸易。

但贸易公司今年也很难受,去年做美元货落地很舒服,因为价格始终是看涨的,接货也很多,时间差的利润好。今年铁矿主要看钢厂的态度,钢厂普遍对矿石悲观。

由于参与套利的太多,且港口压力确实太大,矿石受到明显压制,市场较为混乱,只能进行一些锁成本的操作。原料采购采取内部对标,对采购成本进行对比,比较采购价位的合理性,兼顾对于采购部门的压力也较大。

矿石后期还是偏悲观,要看后期主流矿、非主流矿、国产矿的复产落实情况,供给偏宽松,价格会往下走,可能下探到50左右达到一种均衡,主流矿仍能够盈利,但非主流狂压力大增。但在政策支撑钢厂利润的前提下,矿石也不会打到前两年的低点。

矿石价格也有钢材品种结构影响,目前板带价格比螺纹差,所以高品溢价变低。在价格区间波动的过程中,进行期现业务比纯投机更能获得稳定的回报,特别对于大的贸易商,通过期货头寸上的保护,现货出货的风险得到控制。而纯现货操作的就面临较大的亏损风险。

针对矿石的结构性矛盾,期现业务也可以考虑不同品种间的价差交易,这种操作考验参与方的渠道资源和走货速度,否则产生的利润空间就难以兑现。特别在价格下跌过程中,现货出货难度很大,如果期货没有形成有效保护,会造成大幅亏损。唐山这边将这种模式运用成熟的较少,目前公司也在尝试。

连铁的定价权不断提升,矿价的金融属性增强,涨跌幅度都比较大,长协定价显露出弊端。以前长协统一定价没有折扣,但现在矿山出货也较为困难了,既想保销量又想缩小价差非常困难,麦克粉主动减价更破坏了协议价体系,很多其他品种不好定价,所以现在矿山也很难受。


钢厂D

年产能360万吨,目前共有三座1080高炉,三座150的转炉,转炉产量较大,近期处于控成本的考虑,一直在增加废钢的用量,目前废钢投入比例已接近20%,基本达到废钢比例的上限水平。

产品主要为150方坯,直接现货销售,产品主要销往南方,特别是江苏、福建等轧制能力较强的地区,近期供货量有明显上升。

没有考虑上螺纹轧线,从准备到投产需要10个月时间,市场不确定性较大,同时还有一定的政策压力,公司希望能够维持目前产量水平和盈利情况,担心利润回撤。


公司另有带钢产量16万吨,其中10万吨协议直供,6万吨左右现货销售,目前带钢整体情况好于卷板,下游用途较为单一,不像卷板下游加工的品级型号较杂,且存在过度竞争的问题。两者替代性很少出现。

天津、唐山的带钢库存下降较明显,但热卷库存仍大,据了解主要由于前期部分大贸易商囤货价位较高,不愿出货,导致一部分货物积压,目前市场上新货流通有所好转,但这部分前期库存仍没有处理。在天津、上海等大的集散地均有这种死库存。如果热卷价格反弹,这部分库存也将造成一定的抛压。贸易商压力大于钢厂。

目前各个品种(螺纹、带钢、热卷)以及上下游都出现了超卖的现象,后期可能缺货,市场的悲观预期使销售周期提前,货物周转速度加快。在一轮下跌后市场需要信心重建的过程才能重新开始累库存。热卷出口有所恢复,前期主要是出口利润差,钢厂主动控制了出口规模,随着一轮跌价,热卷出口恢复了一定的利润空间。

成本方面,目前的铁水成本在1700~1800,钢坯利润在400以上,成本端基本保持稳定,若现货继续提价,利润仍有上升空间。近期矿石的价格较为稳定,库存在7天左右,因为离港口较近,基本采取现货随采随用,平均每周采购,港口货源较充足。主要选用PB等主流品种,考虑烧结性能。对废钢用量的控制优先考虑高炉和烧结矿的最优化利用,而不会单纯以废钢为主。

去产能目前对企业没有太大影响,环保限产量有15-20%,污染环节主要是酸洗,未来环保压力还会抑制部分钢材品种的需求。从去年下半年起,企业增产达到10%以上,目前已接近产能极限,生产上以维持为主。


赫桥智库,让财富更有深度!


分享至:
0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