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告 入木三分方为深——做深度解析,不浅陋堆砌

首页 > 深度报告 > 深度调研

橡胶调研纪要:下游需求复苏任重道远,价格或继续向下寻底

时间:2017-04-11|作者:童长征|来源:中信期货研究资讯|阅读量:

声明:本文为赫桥智库摘选文章,已注明作者及来源,若不便在此发表,请联系客服:400-871-6766,或发送邮件至rbthinktank@126.com,赫桥智库将即刻移除。


山东是我国的轮胎生产大省,占全国轮胎产量的40%以上。而东营又是山东的轮胎集中生产地,该地区的轮胎产量占山东产量的60%-70%。我们此行调研的东营广饶地区,主要生产替换胎。

此次调研,覆盖了淄博、东营、青岛三个城市,包括轮胎企业、轮胎经销商、轮胎电商、半钢胎终端已经轮胎出口商等。对于天然橡胶的下游需求做了较为全面的覆盖,对于需求的反映具备一定的代表性意义。


01.环保问题


对于轮胎企业的环保问题,我们在此次调研过程中,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

一种看法是某轮胎厂的观点。他们认为环保对于生产的影响并不大。

首先,轮胎生产过程中,并没有太大的重污染排放。它是依靠设备在生产,并没有产生太多的化学反应。

另外,他们公司在环保方面走在前面,尾气处理较好,他们和其他的轮胎大型企业是山东的环保标杆企业,本身已经在环保设备方面做了一定的投入,因此环保问题对于生产的影响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大。

另一种看法是来自大王镇某经销商。他认为轮胎企业生产过程中的硫化工序对环境的破坏非常大。比如小姑娘如果在硫化车间连续干两年左右,将会导致终生不育。

在硫化车间工作久了,手会脱皮,眼睛会干裂。因为硫化车间要使用防老剂,防止氧化,这些化学成分对人体健康非常有害。

另外,硫化车间的工人工资都在一万元/月以上。这个工资水平对中国的普通工人来说,无疑是非常高的一个水平。也从侧面反映了这一工种的危险性。

该经销商出身于本地,认为当地有99%的人有肝大的问题。他们村从82年以后,就没有人能够通过征兵体检。但是这一地区属于盐碱地,不能种粮食。历史上广饶曾经是东营最穷的地方。通过发展这些工业才摘掉了贫穷的帽子。

从调研的过程中,我们认为环保政策对于轮胎企业的生产影响无疑是不能忽视的。当然同时我们也不能过于夸大环保问题。因为轮胎的生产制造,相对于其他化工企业来说,影响程度一定是更小的。

我们如果仅仅只是从轮胎生产的全套工序走下来,也不需要做特别的防护措施。未来环保措施的进一步趋紧可能会影响轮胎企业的开工情况,但应该还不会形成悬崖式的陡停局面。

近期,环保部有一重大措施,要从全国抽调5600名环境执法人员,对28个城市进行一年的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这是有史以来,国家层面在环保方面组织的最大规模行动。轮胎生产大省山东的济南、淄博、聊城、德州、滨州、济宁、菏泽恰在这28个城市之列。


02.资金问题


资金是相当于企业的血液,是企业运营的不可或缺的因素。资金的松紧与否,同样也是是轮胎企业发展过程中的重要问题。

存在一些企业,由于规模扩展过快,导致资金链断裂,从而影响了企业的再发展。在过完年以后,有一部分企业就因为资金问题,导致开工节奏放缓。

资金问题跟原材料涨价有关,赊账的都不赊了,账期都取消了,迅速凸显了资金问题。

目前山东企业之间互相担保的现象比较严重。现在不能互相担保了,就出现了三角担保的问题。比如A为B担保,B为C担保,C再为A担保。类似三角债。如果有一家企业资金出现问题,就容易出现连锁反应。

由于下游需求不畅,资金的周转大幅放缓。年前涨价氛围下资金大概5天周转一次,年后两个月周转一次。

环保和资金问题成为影响轮胎企业开工的主要两大因素。资金的运用得法是企业生存发展当中的必要前提。未来那些盲目扩张的企业,资金链出现断裂,必然要再掀起轮胎产业新一轮的兼并重组。


03.开工情况


山东地区轮胎企业的开工很难一言以蔽之。套用某轮胎大厂的某位领导的观点,轮胎的开工是“两极分化”。

的确存在一部分企业没有开工,例如奥瑞戈、恒宇、宏宇等企业开工处于低位。个别开工不到一半,甚至有部分还是停产的。他们主要还是前述的资金问题所致。形势不容乐观。还有一部分企业减产,偶尔放三天到五天的假。

但也有另外一部分企业,诸如我们所调研的这家轮胎大厂,是开足马力进行生产的。开工率打满的好处是可以降低单位费用。

这家轮胎大厂反映周边工厂库存略有上升,但都在可控范围之内。

工厂开工的季节性:往年3月份是开足马力生产,供不上货。2016年全天候满产。

释放的产能比掉下来的产能要小得多。春节放了10天假。有个别工厂过年没停产。

年后,工程类车需求上升。物流型车,真空胎基本上告一段落。

开工率下降除了前面提到的资金问题,还有部分是因为库存,库存过早转移到终端市场,转移到二三级网络。导致工厂的发货与旺季相比有明显下降。年前100%开工率,年后50%,现在50%也到不了。

轮胎企业未来的开工率可能会随着库存的上升而继续呈现下降的局面,背后还可能有环保和资金的问题在起作用。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认为在可预见的一段时期内,轮胎企业的开工率下降已经是大势所趋。


04.库存问题


库存,可能是影响需求的一个最重要因素。在不同的条件下,库存扮演了不同的角色。当市场开始全面看涨的时候,产业人士不断的买入轮胎,囤积库存,导致市场呈现需求火爆的局面。

这个阶段库存扮演的角色是需求。而当市场开始看淡的时候,中下游开始拒绝进货,使用原先备好的库存作为替代,甚至开始向外抛售库存,这个阶段库存扮演的角色是供给,这样就形成了需求惨淡的场面。

原材料库存:在年前,有资金的企业都备了不少的货,但是现在基本上都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广饶地区的原材料平均大概是38-40天。

对于我们调研的轮胎大厂来说,原料的最高区域是避开了。另外一家轮胎规模比较小的公司,原料库存保持在一周以上。一周是生产的底线。

成品库存:我们调研的某轮胎大企业,原先好的时候,成品的库存周期很短,只有17-18天的量。现在增长了一个星期,大概在20来填左右。目前成品库存大约在8-10万条左右。

经销商库存:基本上在1-2个月左右,高的有3个月,目前出货不是非常顺畅。而且终端库存也不少。

替换周期延长:查超载以后,轮胎的替换周期大大延长。原来3个月替换一茬子轮胎,现在用6个月不成问题。

目前轮胎中下游库存的高企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吃撑了”。某轮胎厂的领导形象的表达了这一观点。“比如你中饭吃了很多吃得很饱,晚饭再好吃也吃不下啊。”往年的经销商在年前是不备货的,但是今年年前经销商都备足了库存。

一般情况下,都是在年后由工厂搞促销,快速出货。而工厂习惯性在年后满产,这样就造成了产和销的不平衡。

12月20日以后到年前,终端一般是不出货的。工厂这段时间卖的货再多,也是流到经销商的仓库里去。

在北方市场,到了冬天轮胎的磨损减半。气温越低,磨损越慢。

中策、玲珑、通用、赛轮金宇出货比较好,是因为前期涨价涨得比较慢,短时间因此有了价格的优势。

总体而言,轮胎产业链上的库存堆积是一个比较明确的事实。库存的变动可能是引发行情大起大落的根本原因(由于库存的二重属性所致)。我们总体上认为产业链需要再一轮的去库存。这可能需要下游需求的再度上涨。


05.成本问题


天然橡胶是轮胎生产的重要原材料。但它也并不是唯一的。轮胎生产的四大主材是:天然橡胶、合成橡胶、钢帘线和炭黑。

这些主材大概占所有原材料的90%。我们调研的某轮胎厂,其全钢胎的成本分布是:26公斤天然胶,12公斤合成胶。15公斤钢丝,轮胎总重:70公斤。

原材料在成本当中的比重因企业的不同而有所区别。一般企业,原材料成本会占到总成本的七成左右。品牌型工厂能够做到六成五左右。

在调研中我们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一部分企业对成本非常麻木,四川五粮液的轮胎厂只是一个附属产物。不会计较成本。陕西延长石油,轮胎厂占的份额非常小。这些轮胎厂是附属于其他主营业务之下的,他们的生产与否,与其自身的成本变化关系很小。

有些企业的轮胎总重会有所下调,比如说60公斤的轮胎。它的花纹浅了,但是配方比例没变。

轮胎生产企业当中,能源方面的成本差异并不是非常大。不过财务成本可能有所差异,比如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成本便有所不同。相对来说,直接融资的成本要低得多,因此也相对更容易生存。

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成本问题是绕不过去的坎儿。由于原材料的大起大落,对企业的生产经营也会带来极大的困扰。如何备库存才能最大程度的减少风险,是企业经营当中必须要仔细考量的问题。


06.涨价问题


这次调研过程中,涨价这个话题也是提到了非常多次。大家普遍提到了“买涨不买跌”这个说法。当价格上涨的时候,下游会一窝蜂的涌入买货;但是当价格下跌的时候,下游反倒会更加谨慎。

因此很多人在此次调研当中都表示轮胎厂不会轻易向下调价。它宁可采用返点的形式来维持原先的价格,也不愿意公开宣布价格下跌。因为价格下跌的信号一旦发出,就非常危险。

同时也是对前期在高价进货的经销商造成了不公,可能使得经销商未来的出货价还会比它之前的买入价还要更低。

这次轮胎企业的价格调涨,会形成一条泾渭分明的分水岭。不三包企业对原料的价格敏感度要高得多,因此此轮轮胎价格上涨,还是主要以不三包胎为主。而三包胎企业的涨价会更慢。

现在两者的价差由于轮胎涨幅的不同而缩小,这样就会造成三包胎的出货量要开始好过不三包胎。

轮胎价格是否存在回落的可能:对于不三包轮胎来说,上涨的势头刹住了。有一些厂开始回调。小步涨的过程中就没有调整。工厂不希望价格下调。

涨价跌价都是市场行为。当下游需求不能好转的时候,轮胎厂即便再不情愿,最终也不能不使用价格下调策略来应对库存的增长。事实上,在4月以后,已经有全钢胎企业开始下调价格。


07.配方问题


我们对于轮胎厂配方的变化,主要取决于合成橡胶和天然橡胶价差的变动。去年下半年,由于合成橡胶的涨势明显大过天然橡胶,导致合成胶与天胶的价差迅速缩窄,乃至最后形成合成胶的大幅升水。

但是当合成胶的价格出现顶点之后,合成胶的快速回落,又使得合成胶与天胶的价差再次缩小,个别合成胶种再度出现贴水天胶的局面(如丁苯)。

我们的问题就在于两者价差变动的情况下,轮胎厂是否有足够的动能来调整配方比例。

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对于全钢胎来说,配方的调整,多用天然橡胶,少用顺丁,对轮胎的耐磨性还有提升。但是配方调整需要一定的时间周期。广饶的技术团队分工没有那么细致,做这个配方调整需要一个周期,等周期到了,价差又回来了。

配方的调整周期正常来说需要3-5个月的时间,极端情况下可以做到1个月。轮胎性能不仅取决于橡胶,它的胎体结构,骨架材料同样也非常重要。天胶的综合性能表现最佳。

以成本为中心的企业,会考虑配方的转变,包括钢丝的型号。而以质量为中心的企业,则会以性能优先,成本为副,配方是相对恒定的。

橡胶需要满足高强度,耐磨,防撕裂等需求。天然胶耐磨性、综合性能更好。合成胶的散热性更好,耐磨耗性要差一些。

我们认为配方的调整也是会发生的,但是毕竟天胶与合成胶所实现的性能不同,替代有一定的极致。另外,加上两者的价差起起落落,没有一个稳定的数值可以做参考,而配方的调整又需要一定的成本。因此配方改变对于不同橡胶的需求影响作用可能会相对有限。


08.轮胎电商


传统的轮胎销售,都是通过四级经销商代理体系,一级一级往下,最终利润在不同层级之间分配。随着互联网的出现,轮胎的销售方式也开始出现了一些新变化。

我们此次调研的是一家全钢胎的电商。他们有自己的加工能力(自己的工厂),自己的品牌。货车主在网上下订单后,到指定的连锁店进行安装。轮胎的销售当中服务的比重很大。因为司机不具备安装轮胎的专业性,而全钢胎(大车)的换胎非常危险,弄不好爆了是会出现伤亡事故的。

我们调研的轮胎电商老总在86年进入行业,09年在某大型轮胎厂退休。自己设立了一家轮胎工厂,然后开始经营轮胎电商。他认为,他现在的电商是处于B2B向B2C过渡的阶段。必须要格式化互联网思维,必须要概念化互联网思维。最终,全国的轮胎价格都是一致的。

轮胎销售模式的转变,对于我们未来去研究轮胎消费需求的方法调整,也会有重要的参考意义。由于销售渠道下沉,我们对于终端需求的反应将会更加直接和敏感。


09.轮胎辅料


轮胎价格的上涨,并不仅仅是橡胶价格上涨推动。它的其他原料价格,同样也遇到了上涨的问题。对于炭黑和钢帘线,我们此次调研的结果是:

炭黑企业限产特别厉害。对二季度也不是很乐观。钢帘线的原料没有价格,钢帘线也不会下跌。

炭黑对4,5月份的价格,原材料是有点下降。一季度的订单都是11,12月签订的。二季度会把价格维持在和一季度持平的水平。

南方,环保的容量还比较大,不是太严。北方相对更严。很多炭黑厂环保的设备已经上马了。

炭黑:中小型企业应该会关停。(运营环保设备需要一定的成本。)早些年已经获利,现在需要环保投资,厂商不愿意。现在美元要升值,有一部分人就会去换美元,资产在国外买房子。接下来一些小规模的企业就不继续玩下去了。

炭黑价格会趋于稳定。回落,会体现在二季度末期。炭黑的原材料价格已经下来了。炭黑的开工率,过完年大约在五至六成。平常一般在,龙兴,永东,黑猫,景德镇,都是在满产。出现分化。

钢帘线,二季度定价计划上调400元/吨,月度调价可能比较难。钢材的涨幅有限。后期可能不大好涨。

总体上我们会感觉轮胎的其他原料价格上涨空间也不会太大。


10.轮胎出口


我们和青岛某家轮胎出口商进行了详细的会谈。该公司主要向欧美和中南美市场。美国由于在反倾销,所以暂时停止了。只做出口,不做内销。半钢和全钢都做。半钢占70%,全钢占30%。

出口自有品牌,在淄博万兴贴的品牌。自有品牌价格比较高。东营工厂的品牌。现在主要以东营工厂品牌为主。

关于轮胎出口这块,还不是很乐观,价格总体上出现平稳的趋势。部分工厂开始出现降价。产生了很多库存。

国外经销商没有囤很多货。他们没想到轮胎价格会涨这么多。出口的涨幅一开始5%,后来高的涨了20%。在2月份的时候,很多轮胎进口商开始进了很多货。因为那个时候他们的仓库的货非常少了。

中东的出口很难做。轮胎出口一部分走L/C,还有一部分是按T/T,大部分是走T/T的付款方式,也就是30%的预付。迪拜那边还有许多印度人、叙利亚人、巴基斯坦人,在经营轮胎生意,信誉都不是很好。

轮胎出口的定价:从东营工厂来买货,广州工厂报的是FOB美元价格,外贸公司加上利润即可。出口退税有8%,这些是工厂办理。

国内的轮胎价格和其他国家的价格的优势比较:印度、泰国、中欧的一些国家,还有南美,包括巴西、哥斯达黎加等轮胎厂。相比来说,中国的轮胎是最便宜的。米其林、普利司通第一档。韩泰、锦湖第二档次。中策、三角、玲珑,属于第三档次。东营的轮胎还属于第四档次。

和印度相比,中国的轮胎可以低40%。和第一梯队比,可以低70%-80%。基本上是高档轮胎的一半价格。这些轮胎在质量上面没有太大的差别。

这次价格上涨,我们和国外的差别缩小。我们轮胎的上涨幅度要更大。

委内瑞拉,经济状况不是很好,但是有不少客户换不出来美元,无法给中国付款。哥伦比亚也是在对中国的轮胎进行反倾销,对中国的卡客车轮胎出口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轮胎出口有5%的利润,要靠走量获益。

大部分工厂都在青岛设立了外贸公司。客户喜欢直接和工厂合作。但是贸易公司可以选择多个工厂来服务客户。

主要做南美市场。这里是新兴市场,很多工厂还没有做到这里。

东南亚主要需要载重轮胎。东南亚主要会说汉语,直接找到工厂就可以做了。

现在是旺季,因为马上要进入夏天了。行驶过程中发热,磨耗比较快。南美基本上都是夏季和雨季。

轮胎出口主要的费用是展会,出口的费用,还有一些平台的费用。

轮胎贸易公司本身不做库存,不需要占用自己的资金。

付款方式:客户给外贸公司预付款,外贸公司再把预付款转给工厂,发货以后客户把剩下的款打过来。有些客户,发完货之后就能付款。另外有些客户,是货物到港之后付款。信用证需要垫钱。工厂一般不接受信用证。

国外经销商的库存周期,可能会在两个月到三个月。小的经销商可能会到一个月。大经销商仓库大,还要考虑航线长短。东南亚:一个星期;日本,3天;欧洲、美国:30天;南美:45天。客户进货的时候会考虑航运的周期长短。一般来说,周期越长的,备货时间也就越长。

一个集装箱能装250条大的卡车胎,要用40尺的高柜。轿车胎可以装到1200-1300条。

对后市的展望:4月份还会有很多客户会选择观望。

涨价的接受周期:2-3个月。也就是说,在涨价发生后2-3个月内。

一起分担惩罚性关税(针对美国市场):工厂承担7%,8%,客户承担7%,8%,剩下的由消费者来承担。

在国外设立轮胎厂的困难:大量的时间备辅料的库存,(因为辅料,诸如炭黑主要是在中国生产)除了做好政府关系以外,还需要应付当地的居民。

轮胎的磨具比较贵。轿车胎,7万元/副。卡车胎也差不多这个价。别的胎稍微贵一些。

轿车胎的规格花纹比较多,需要200多个规格;卡车胎是二三十个规格。模具的成本很大。

出口的季节性不是很明显。传统来说,从春节之后会好一些。到七八月份,感觉要少一些。到圣诞节之前,要再好一波。

关于轮胎的违约:东营的工厂全部违约。工厂的价格的调整,根据货什么时候生产好,出这个大门。必须要在指定日期把货从工厂大门口拉出去。只有很少的国企会继续履行价格。

在涨价之前,排了车去接货。

青岛的国际轮胎展大部分是国内的客户,和工厂,国外客户很少。

出口不受影响。东营出的数量下降了很多。那是一些工厂有意在控制出货,为了卖高价。

在整体替换市场出货不畅的背景下,出口市场成为拉动轮胎需求的重要因素。


11.翻新胎


轮胎的循环再利用。轮胎磨损,只剩下光面的时候,利用原来的骨架。在原来的基础上,再贴上一个翻新胶,即够成了翻新胎。

业务主要是单纯出口胎面胶,另外一种是把轮胎翻新好以后,再出口轮胎。

翻新胎的价格相对不低,相当于新胎的80%。翻新胎的质量也比我们想象的要好:有一些做好以后比新胎还好。原来的骨架没有受到伤害。原来都是从国内市场好的品牌,收旧胎。收购旧胎大约1,2百人民币。翻新轮胎的利润比新胎大得多。但是量会相对少很多。

翻新胎都是在全钢胎当中使用,半钢很少使用。

总体而言,翻新胎的我们在未来轮胎需求中可以关注的点,但至少目前在中国市场,还不占主流。(对于国际市场的影响会更大一些)


12.结论


从我们调研下来的反应,橡胶的需求复苏可能任重而道远。年前看到的需求火爆的局面,很可能是一种假象。当然目前的需求不振也不能说完全反映真实。

我们认为橡胶价格可能会再继续寻底过程当中。而价格将可能反映了“抵触”的影响作用。当价格过高的时候,下游抵触,导致价格回落;当价格过低的时候,上游同理也会发生抵触,导致价格回升。


赫桥智库,让财富更有深度!


分享至:
0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