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告 入木三分方为深——做深度解析,不浅陋堆砌

首页 > 深度报告 > 深度观点

政策供需博弈,2017年钢价或前高后低

时间:2017-01-17|作者:邱跃成|来源:赫桥智库|阅读量:

声明:本文摘自赫桥智库黑色金属顾问邱跃成的网上文章,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欢迎转载。


一、2017年宏观经济形势分析


1、2017年国内经济前景展望

2017年正值“十九大”召开,也是实施“十三五”规划的重要一年,改革的力度将更大。2016年12月中旬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2017年经济工作定下总基调,传递出重要的政策信号。

从会议公报来看,一是淡化了经济增速目标,注重提质增效;二是货币政策强调“防风险”为重,确认将边际收紧;三是房地产调控强化因城施策,着眼长效机制;四是强调2017年是去产能攻坚年,并特别强调要防止已经化解的过剩产能死灰复燃,继续推进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

渣打银行等多家机构预测2017年中国经济增长目标或将维持在6.5%-7.0%之间,而防范金融风险、抑制资产泡沫、继续降低杠杆率成为2017年政府调控的首要任务,以国企改革、财税改革为突破口的各项改革,也将是2017年的重点任务。

中国社科院“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预测,2017年第一季度至第四季度,我国GDP增长率分别为6.5%、6.5%、6.4%、6.4%,2017年全年GDP增长6.5%左右,CPI上涨2.2%,工业品出厂价格(PPI)上涨1.6%。

从货币政策来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2017年货币政策基调从“稳健”转为“稳健中性”,从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变为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防控金融风险”可谓是全篇反复强调的重中之重,显示2017年货币政策已基本确认将边际收紧。

2016年四季度以来,央行“收短放长”抬升资金成本、遏制金融杠杆,货币政策已转向稳健中性,这一政策基调将延续到2017年。

预计2017年新增信贷及M2增速较2016年均将有所放缓。2017年央行降准降息的可能性都很小,加息的概率也很低,逆回购依然会是央行主要的货币政策工具。

从财政政策来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2017年财政政策的定调从“加大力度”蜕化为“积极有效”,且未再提“阶段性提高财政赤字率”,而是指出要“适应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降低企业税费负担、保障民生兜底的需要”,显示财政政策2017年预算内大幅宽松的可能性不大,或更注重通过规范化PPP、专项金融债等方式托底经济。

财政政策稳中求进,“准财政”加速扩张和PPP 加速落地将是2017年重要发力点,在铁路投资、城市轨道交通、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等方面将会加大投资力度;政策重心将指向供给侧改革、降税减费和保障民生等方向。

在“防风险”的基础上,“促改革”的重要性在2017年将不断提升,国资国企、财税体制、金融体制等关键领域改革或实现重点突破。


2、2017年外部经济发展环境分析

2017年,全球经济面临诸多新的威胁。

特朗普上台可能推行的贸易保护、基建投资、美联储加息、财政刺激等措施将对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带来冲击;欧盟经济复苏相对脆弱,政治大选、难民问题、银行不良、保守主义等问题将给欧盟及全球经济增长及金融稳定带来不确定性;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之间、新兴经济体内部的分化将进一步凸显,全球流性或将出现短期拐点。

据IMF测算,在金融发展停滞和贸易保护主义情景下,到2021年,世界产出损失将达到约3%。

世界银行2017年1月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称,全球实际GDP料在2017年扩大0.4个百分点至增长2.7%,新兴市场料增4.2%,中国料增6.5%,美国剔除特朗普政策效应的GDP料增2.2%。

2017年全球经济增速继续低于潜在增长水平,金融脆弱性难以改善,总体呈现“低增长、低利率、大分化、高波动”局面,全球金融发展面临以下五项重大风险:

第一,美联储加息进程加快。美联储是否加息及其幅度,影响着投资者信心、资本流向、美元价值、融资成本、大宗商品价格、汇率变动等等,是全球金融市场波动的主线。

2016年三季度,美国经济基本转暖:GDP初值环比增长折年率为3.2%,增速创2014年三季度以来最高;制造业PMI指数9月再次回归荣枯线以上,达51.5;核心CPI同比增长率为2.2%;新增非农就业人数15.6万人,失业率为5%,处于相对低位。

这些数据为美联储12月加息提供了支持。而2017年1月特朗普上台后,根据其竞选期间对低利率政策的批评,很可能会更换美联储主席,施加政治压力推动美联储加快加息进程,这将引发全球金融市场新的震荡。

第二,英国脱欧进程的不确定性依然非常高。2016年6月,英国公投意外“脱欧”,对全球政经格局产生了深远影响,也严重冲击了金融市场。

当前欧洲遍体鳞伤,面临多重困局:一是经济低迷。2016年欧元区经济增速预计为1.7%,通胀水平仅为0.2%,但货币政策已没有多少空间。

二是英国“脱欧”在经济上抑制了欧洲的投资和就业,政治上加剧了离心力与民族主义情绪,为意大利公投及2017年德国等大选带来了不确定性。

三是欧洲银行业危机愈演愈烈,负利率环境进一步恶化银行业经营,不良贷款、资本不足问题凸显。IMF在2016年10月发布的《金融系统稳定性评估》中表示,德意志银行“似乎是系统性风险的最大净贡献者”。

第三,全球债务水平超过警戒线。经验表明,金融危机往往与发达经济体、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债务水平过高有关。

目前,全球非金融部门债务占世界GDP的225%,处于历史最高位。其中,新兴市场债务问题尤为严重。据统计,主要新兴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务占GDP比重由2006年的不足60%增长至2015年末的110%,远高于发达经济体。

一方面,债务规模过大可能影响私人部门去杠杆进程,阻碍脆弱的经济复苏;另一方面,受经济增长放缓、美联储加息、美元流动性变化、大宗商品价格疲软等因素的影响,新兴市场偿债压力将显著增大,金融风险将进一步上升。

第四,全球流动性可能面临转折。2015年以来,全球货币政策开始面临多重困境:一是货币政策的有效性降低,经济复苏依然乏力,诸多经济体处于通缩边缘。

二是在极低利率、巨额购买规模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宽松空间收窄,如欧央行、日本央行等很可能会面临无债可买的局面。

三是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分化,造成预期混乱,导致资金短期内的频繁异动,加剧了全球金融动荡。

四是长期低利率刺激下,金融对实体产生了“挤出效应”,信贷过度宽松,扭曲了资源配置。特别是在负利率时代,全球陷入“资产荒”,金融系统受到较大冲击。2017年,全球流动性将受到美联储加息政策的牵引而发生转变,其对全球金融市场冲击的严重程度不可小觑。

第五,国际政治局势发生巨大变化,全球化进程遇阻。当前全球政局正在发生巨大变化,增加了金融体系不确定性。

英国脱欧给欧洲一体化进程带来影响,意大利举行宪法公投、2017年欧洲主要国家举行大选,保护主义、民族主义情绪泛滥,难民问题依然存在;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改变美国原有政策走向,施政理念具有明显的保护主义倾向;韩国干政门事件愈演愈烈,土耳其、巴西、委内瑞拉等国政治与安全局势仍不稳定。世界各地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已在增加,经济全球化遇阻倒退,将会进一步降低企业活力和生产率增长。


3、2016宏观经济政策对钢价走势的影响综述

综合来看,西本新干线分析团队认为,防范金融风险和抑制房地产泡沫已成为2017年我国经济工作的首要任务,楼市调控政策加码、货币政策适当从紧或将成为2017年宏观政策的主要着力点。

2017年我国经济增速或将有所放缓,市场将面临流动性偏紧的压力。从外部环境来看,2017年中国将面临一个乱象丛生的国际经济和金融环境,美联储加息和通胀压力的出现,将导致全球利率水平普遍回升,欧洲面对政治与经济问题的交织,新兴市场货币则将继续面临较大的贬值压力,市场整体面临流动性转折而大幅回调的风险。

预期2017年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幅度将不亚于2016年,国内钢价走势或仍将上窜下跳、宽幅震荡。


二、2017年钢铁产业供需形势分析


1、2017年钢铁供给形势分析

2016年12月份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2017年是去产能攻坚年,并且特别强调要防止已经化解的过剩产能死灰复燃,继续推进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

1月初,河北省将2017年去产能目标从压减炼铁产能1624万吨、炼钢产能1562万吨提高到压减炼铁产能1714万吨、炼钢产能1986万吨,其中2017年唐山市要压减炼铁产能933万吨、炼钢产能861万吨。

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召开的中央企业、地方国资委负责人会议上透露,2017年中央企业要化解钢铁过剩产能595万吨、化解煤炭过剩产能2473万吨。

12月下旬至1月份,各项钢铁去产能政策再次密集加码,并成为影响国内钢价走势的焦点因素。种种迹象表明,2017年全国钢铁去产能力度将更大,行政手段和环保手段或将加码。

随着钢铁去产能工作持续推进,落后产能、地条钢和僵尸企业等困扰行业多年的问题有望得到解决,我国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矛盾将得到一定缓解。

考虑到2017年我国钢铁去产能将更多触及在产产能,预计2017年我国粗钢产量将出现下降,全年粗钢产量在7.9亿吨左右,较2016年将下降1.5%左右。

从出口情况来看,据海关统计,2016年我国累计出口钢材10843万吨,同比下降3.5%。我国钢材出口出现回落,一方面是因为国内价格快速回升,出口意愿减弱。

另一方面,我国钢铁行业遭遇反倾销案例有增无减,国际贸易保护制约了我国钢材出口规模的继续增长。

2017年我国钢铁出口贸易环境不容乐观,2016年直接针对我国钢铁出口或与我国钢铁出口有关的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及反规避等贸易摩擦事件多达80多起,欧美及日本拒不承认我国市场经济地位,钢材出口难度加大。预计全年钢材出口量在1亿吨左右,较2016年继续小幅下滑。


2、2016年钢铁需求形势分析

2016年国内钢材市场需求在经济增速下行的情况下出现超预期回暖,主要得益于三大行业,即房地产、汽车及基建行业。在2017年,国内钢材市场需求能否维持高位,这三个行业的表现依然至关重要。

一、房地产。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均明确提出要“抑制房地产泡沫”,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构成了2017年房地产调控的主基调。

中央和地方政府在2016年10月以后出台了一系列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措施,国内楼市整体降温明显。一线城市典型代表北京明确指出,坚决抑制投资投机行为,确保2017年房价环比不增长。

这意味着,控制房价已成房地产调控的第一要务。2016年1-11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6.5%,比1-10月回落0.1个百分点。11月房地产投资当月增速5.7%,较10月大幅下挫了7.7个百分点。施工面积11月累计同比增长2.9%,增速比1-10月份回落0.4个百分点;房屋新开工面积11月累计同比7.6%,增速回落0.5个百分点。

表明前期地产销售的连续下降、信贷社融的高位回落开始传导到投资端,在楼市调控政策从严以及货币政策边际收紧的情况下,预计2017年房地产销售及投资增速很可能再次回落,全年房地产投资增速或将回落至2-3%的水平。

二、汽车。2015 年10 月开始,汽车购置税减半,汽车类消费增速明显上升,从2015 年9 月的4.2%上升到2016年11 月的9.5%,成为2016年消费增速的重要支撑项。

但从2017年1 月开始,汽车购置税优惠减半,叠加2016年高基数影响,汽车消费增速趋于放缓。

考虑到汽车类消费占限额以上零售比重最高,汽车类消费增速的下滑或将成为整体消费增速的主要拖累项,预计2017年消费增速将较2016年略有下滑,但依然可以维持单位数增长的态势。中汽协1月12日表示,预计2017年全国汽车销量将增长约5%,至2940万辆。

主要有几个方面:一是随着基数逐步提高、以及减税政策的刺激效果逐步减弱,汽车销售的增速会逐步下降;二是随着房地产市场的降温,由住房销售催生的汽车销售增长也会相应回落;三是一二线城市普遍进入汽车普及中后期,加之汽车限购、交通拥堵、生活成本高昂等利空因素影响,市场需求增速将放缓。

三、基础设施投资。2016年前11个月,基础设施投资增长了18.9%,远远超过所有类别固定资产投资8.3%的增速,成为“稳投资”当之无愧的“顶梁柱”。

2017年,如果经济增长的下行压力增大,各级政府依然会通过各种方式积极推动基础设施投资,尤其是通过PPP项目合作的形式来吸引更多民间资本参与基础设施投资,金融机构也会积极配合。

尽管财政收入放缓以及财政收支矛盾突出,但考虑到2017年财政赤字率将进一步扩大,且目前基建投资的资金来源中政府预算资金不超过20%,大量的其他资金主要来自地方政府和企业自筹资金、银行贷款、PPP项目融资等。

截止2016年末,国家发改委已经推介了三批PPP项目,总规模达6.37万亿元,预计2017年PPP项目落地规模或达3.8万亿元,这将有力支撑基建投资的高速增长。因此,可以预见,2017年基础设施投资依然是我国稳增长和稳投资的最主要力量,全年有望维持18%-20%的高速增长。


3、2017年钢铁产业供需形势对钢价走势的影响综述

综合来看,西本新干线分析团队认为,2017年国内钢铁去产能力度将更大,且将触及更多在产产能,粗钢产量同比或将出现下降。同时,伴随着房地产进入下行周期,预计2017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汽车家电等大宗消费品增速也将出现回落,基建投资增速将成为稳增长、稳投资的最重要支撑因素。

预计2017年国内钢市将呈供需双弱态势,供给侧钢铁去产能的推进以及需求侧房地产调控的加码,或将成为影响国内钢价走向的主要逻辑。


三、2017年冶金原料价格走势分析


1、铁矿石价格走势分析

2016年我国累计进口铁矿石10.24亿吨,同比增长7.5%,历史上首次超过超10亿吨,我国铁矿石进口依存度已经接近90%。

从四大矿山2016年三季度财报来看,2016年前三季度淡水河谷累计产量2.56亿吨,同比增长3.4%;力拓累计产量2.06亿吨,同比增长6.72%;必和必拓累计产量1.66亿吨,同比增长-7.28%;FMG累计产量1.40亿吨,同比增长14.67%。

必和必拓作为老牌矿山,年内产量明显区别去其他矿山,主要原因是其杨迪铁矿下滑以及巴西萨马科合资铁矿停产影响较大。FMG作为新兴矿山代表,增速持续保持较高水平,同时其负债以及离岸成本还在不断降低。

2016年前三季度,四大矿山合计产量7.69亿吨,同比增长3.4%,较2015年的7.43%有所下滑,产量增速整体不及年初预期。

随着铁矿石价格持续高位运行,各大矿山通过增产降成本实现盈利,使得全球铁矿石供给持续过剩,港口铁矿石库存不断累积,2016年8月以来国内港口铁矿石库存持续处在1亿吨以上的高位。

截至2017年1月13日,中国铁矿石总港口库存达到11750万吨,较前一周大幅增加170万吨,已经超过2014年5月份的高点,创下历史新高。

不过煤炭供给侧改革导致焦煤、焦炭价格8月以来出现暴涨,吞噬钢厂利润,钢厂为降低焦比对高品位铁矿石需求增加,造成原本就供应减少的高品矿爆发结构性短缺矛盾,以普氏62%指数为代表的进口铁矿石价格大涨至80美元/吨上方。

据测算2017年海外铁矿石新增供应将达到8000万吨左右,且增量主要来自巴西和澳大利亚。

其中淡水河谷年产能达9000万吨的S11D项目已正式投产,1月份就开始发运,全年发运量预计在2000-3000万吨;力拓新矿区NT二期项目在2016年四季度已投产500万吨产能,2017年四季度将再提升1000万吨;必和必拓预计2017财年西澳铁矿石产量较2016财年将增加800-1800万吨;罗伊山2016年发运量约2000万吨,2017年计划发运4500万吨;Samarco计划在2017年7月复产,全年复产量500万吨左右。

此外,矿价上涨也刺激了国内矿山复苏,大型矿山开工率从一季度50%左右回升至年底的59.8%;中型矿山开工从年初的10%升至21.3%;由于小型矿山成本过高,开工受到价格的提振作用较小,整体开工率从年初的40%以下回升至46.7%。

1-11月,我国铁矿石原石产量11.62亿吨,累计同比增速-3.6%,但已经比2015年-10%的低位显著收窄。

随着巴西、澳大利亚低成本高品位矿山新增产能释放,高品位铁矿石结构性短缺的矛盾将有望得到缓解,2017年铁矿石市场很可能将转入全面过剩的局面。不过考虑到海外矿山高度垄断的格局,且铁矿石金融属性很强,预计2017年铁矿石价格整体将会跟随钢厂盈利及钢价波动,普氏62%铁矿石价格波动主流区间在60-90美元/吨。


2、煤焦价格走势分析

2016年4月份起,我国主要产煤省区相继执行煤矿276个工作日,产能核减16%,煤炭产量大幅度减少。

4-10月份,我国原煤产量连续7个月同比降幅超过10%。11月份,原煤产量3.1亿吨,同比下降5.1%,降幅比上月收窄6.9个百分点。日均原煤产量1027万吨,比上月增加118万吨,2016年以来首次超过1000万吨。1-11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原煤产量30.5亿吨,同比下降10.0%。1-11月煤炭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2764.15亿元,同比下降23.2%,连续3年同比增速大幅下降。

煤炭供给侧政策限制下供应大幅下降,并一度导致了严重的不求,在三季度末市场出现“煤荒”,煤炭价格飙升。直到发改委连续出台放开部分企业330天生产以及要求企业签订长期协议等干预政策后,12月份煤价才有所回落。

进口方面,由于国内煤炭价格快速走高,令国外优质煤炭资源竞争力明显抬升。据海关总署,12月中国进口煤及褐煤2684万吨,同比大幅增长52.2%;1-12月进口量2.55亿吨,同比增长25.1%。展望 2017 年,276工作日的政策预计会继续执行,只是有更大的灵活度。

从煤炭的供需缺口看,只要去产能严格执行,供需状况不会改变,煤炭价格仍在维持高位运行。

上游供给收缩叠加下游需求回升,2016年焦炭价格大幅上涨,焦炭产量前低后高。1-11月全国焦炭产量4.11亿吨,同比下降0.2%,而去年同期降幅高达6.5%。11月份我国焦炭产量3877产量,同比增长5.7%。预计2016年全年焦炭产量在4.48亿吨左右,焦化行业产能利用率仍然偏低。

焦炭出口量稳定增加,2016年我国累计出口焦炭1012万吨,同比增长4.9%。2015年我国焦化行业产能扩张速度明显放缓,数据显示,2015年新增产能下降至2622万吨/年。

2016年焦化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约2300万吨/年,加上2016年3月前行业不景气背景下主动退出市场产能超过3000万吨,因此预计焦化行业2016年年末实际产能下降至6.4亿吨左右,独立焦化企业话语权有所增强。

截止12月下旬,钢厂焦炭库存可用天数从年内最低点6天回升至8天,焦炭资源仍然偏紧,虽然价格已经出现见顶迹象,但库存没有得到有效补充。焦炭港口库存仍徘徊在240万吨左右,较往年同期持平,我们预计2017年国内焦炭库存整体情况不会十分充裕,潜在的供应能力十分有限,焦炭价格仍将维持在相对高位。


3、2016年冶金原料价格对钢价走势的影响综述

综合来看,西本新干线分析团队认为,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压力逐步增大,2017年钢铁产量有实质性下降是大概率事件。

四大矿山扩产步伐不停,铁矿石供给持续增加,高品位矿石结构性短缺问题有望缓解,2017年铁矿石价格下跌空间或将大于上涨空间。

煤炭供给侧力度不减,预计2017年煤焦价格将维持高位运行。预计2017年62%进口铁矿石全年波动区间在60-90美元/吨;山西地区二级冶金焦波动区间在1500-2000元/吨,成本端整体来看相较于2016年末将缓慢下行。


2017年钢材价格走势展望


回顾2016年,推动钢价上涨的因素一是去产能政策不断发力限制供给;二是房地产、汽车行业强劲复苏带来的需求改善超出预期;三是资金宽松为市场提供了充足的流动性;四是煤炭276工作日政策及铁矿石高品位资源紧张引起原料大涨,成本推动增强。

展望2017年,上述因素中除了去产能政策仍在不断强化,并可能加大力度影响供给外,其他三个影响因素均将明显趋弱。

受房地产调控加码及汽车购置税优惠力度减弱影响,2017年房地产投资、汽车产销量增速都很可能出现下滑。在防范金融风险、抑制资产泡沫的大环境下,货币政策已基本确定将边际收紧。

而随着发改委更灵活安排煤矿生产节奏及2017年新增大量高品位低成本铁矿石资源投放市场,煤焦及铁矿石供应再度出现明显紧张的概率偏低。

整体来看,我们认为2017年国内钢市将处于供需两弱的态势,供给层面的利好以及需求层面的利空将成为影响2017年钢价走势的主要逻辑焦点,政策层面带来市场供给与需求阶段性的博弈变化,或将导致2017年国内钢价仍将剧烈震荡、涨跌频繁切换。

预计2017年全年钢价相对于2016年末将会有所走弱,全年均价尽管较2016年均价继续抬高,但相对于2016年末的价格水平将会重心下移,下半年钢价走势很可能将弱于上半年。

从钢价波动幅度来看,预计2017年国内钢价运行区间在2800-3800元/吨(以西本指数为基准),全年均价3200元/吨,较2016年均价上涨24%,较2016年末价格下跌6%。

进口矿价格运行区间在55-90美元/吨(以普氏62%铁矿指数为基准),全年均价70美元/吨,较2016年均价上涨20%,较2016年末价格下跌12%。2017年市场关注的焦点将在供给侧钢铁去产能推进以及需求侧房地产调控层面。


赫桥智库,让财富更有深度! 


分享至:
0

相关资讯 更多